客服热线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电力市场化 用电也能讨价还价

“每度电便宜4分钱,直接节约用电成本2000万元”
——电力直接交易规模扩大,企业用电成本大幅减少
对于工业企业来说,用电成本一直是主要的成本投入,而我省电力市场化改革,无疑给广大用电大户带来了意想不到的惊喜。
“去年企业用电4.9亿度,每度电便宜4分钱,直接节约用电成本2000万元。 ”用电大户蚌埠八一化工负责人欣喜地介绍。
“江汽去年用电4.5亿度,其中直接交易电量约3.8亿度,每度电比原来便宜3.3分钱,节省用电成本1300多万元。”江淮汽车安全生产部部长霍修军告诉记者,以前企业用电都是从电网直接购电,根本没有议价权。放开直供电以后,售电企业主动找上门,用电企业也有了议价权。“今年优惠力度进一步加大,每度电便宜3.6分钱。 ”
近年来,随着我省电力体制改革的深入推进,越来越多的用电企业享受到改革红利。据省能源局相关人士介绍,2015年全省共有76家电力用户和20家发电企业通过交易平台达成交易协议,直接交易电量178亿千瓦时,减少电力用户用电成本6.2亿元。今年,随着电力用户准入条件由原来的35千伏以上的大工业用户放宽到一般工商业用户,交易主体明显增多,交易规模进一步扩大,直接交易电量占全社会用电量比重由去年的11%提高到23%。今年全省共有261家电力用户与25家发电企业达成电力直接交易协议,直接交易电量394亿千瓦时,减少企业用电成本约31.4亿元,降低企业用能成本取得显著效果。
蚌埠市是较早试水电力直接交易的地区之一,2014年有两家用电企业参与,今年参与企业有12家,总交易电量11.2亿度,企业节省用电成本近7000万元。
“开展电力直接交易,通过竞争提高电力市场运行效率,实实在在地降低了企业用能成本。今年,用电企业参与积极性高涨,前来咨询的企业络绎不绝。 ”蚌埠市发改委能源办主任刘波介绍,该市能源办对全市用电企业进行初步摸底,年用电量超过1000万度、符合直接交易条件的企业有30多家,下一步将加大政策宣传,积极做好供需对接,进一步扩大直接交易范围。
“以前不需要为电的销路发愁,现在一周三四天都在外面跑市场”
——“计划电”奶酪减少,发电企业面临市场挑战
电力市场化改革,给用电企业带来了实实在在的改革红利,而对发电企业来说,却意味着要迎接市场的洗礼。
“电力体制改革核心是电价的市场化,就是要还原电力的商品属性,构建竞争有序的电力市场体系。 ”有关专家指出,开展电力直接交易,就是要打破电网公司在电力交易中对发电公司的单一买家地位和对电力用户的单一卖家地位,让用电企业和发电企业直接自主交易,实现电力交易市场化,逐步形成发电和售电价格由市场决定、输配电价由政府制定的价格机制。
而对发电企业来说,正在面临原有销售和定价模式的改变。 “火电企业按计划发电的模式将被打破,‘计划电’这块奶酪将逐步减少,发电企业正面临新的挑战。”合肥皖能发电有限公司营销中心主任黄俊介绍,该公司去年发电59.78亿千瓦时,交易电量11亿千瓦时,约占20%;今年发电量计划63.59亿千瓦时,交易电量近31亿千瓦时,约占50%。 “未来随着市场化交易电量进一步扩大,电力市场竞争将更加激烈。 ”
“以前实行计划发电,电量和电价是固定的,电厂不需要为电的销路发愁。现在放开了直供电交易,我们一周三四天都在外面跑市场。”黄俊表示,电力市场化交易降低了用户用电成本,却摊薄了发电企业利润。以往“计划电”时代,电厂只需要考虑燃煤成本,现在不仅要“节流”还要考虑“开源”。
实际上,在火电市场相对过剩的大背景下,竞争正变得一触即发。以合肥皖能为例,企业现有两台63千伏安的发电机组,设备平均负荷率只有70%,相当于两台机组一年闲置一个半月。 “面对日益放开的电力市场,发电企业消极应对不如主动出击,积极以价换量,薄利多销,抢占市场份额。 ”黄俊说。
发电企业普遍担心的是,电力交易市场一旦完全放开后,在产能过剩的背景下,容易造成发电企业无序竞争,甚至为争夺市场打价格战。国电蚌埠发电有限公司营销办负责人冯杰表示,对此,还希望政府健全相关交易规则,维护稳定的市场秩序。
“实现中小企业抱团交易,切实让降成本惠及更多中小企业”
——完善相关交易规则,构建竞争有序的电力市场
近日,省委常委会会议审议通过了《关于进一步深化电力体制改革的实施意见》,指出电力体制改革要聚焦还原电力商品属性、构建电力市场体系、促进能源结构优化、有序放开竞争性业务、进一步转变政府职能,建立健全“有法可依、政企分开、主体规范、交易公平、价格合理、监管有效”的市场体制。
电力市场化逐步放开,改革红利持续释放。根据省政府出台《关于降成本减轻实体经济企业负担的实施意见》,从2016年1月1日起,一般工商业及其他用电类别价格每千瓦时下调4.28分;参与电力市场交易的大工业用户,直接交易电价在2015年基础上每千瓦时再降低1.87分。从2016年3月15日起,大工业与一般工商业用电价格在原有销售电价基础上,每千瓦时再降低0.143分。从2016年6月1日起,一般工商业及其他用电类别价格再降低4.272分。扩大电力用户与发电企业直接交易规模,2016年直接交易电量400亿千瓦时以上。
刘波认为,电改的一个重要目的是降低企业生产成本,当前能够参与电力直接交易的主要是大企业、大用户,广大中小企业因为用电规模、变压器等级达不到标准,往往被拒之门外。 “目前的准入条件是电压等级达到35千伏及以上的工业用户,或10千伏及以上的高新技术企业、战略性新兴产业可以参与直接交易,但是大部分中小企业达不到这一要求,未来应该适当降低直供电交易门槛,或者建立第三方交易公司,实现中小企业抱团交易,切实让降成本惠及更多中小企业。 ”

另外,商贸、物流等第三产业的企业仍然执行商业电价,用电成本居高不下。未来应该将这些企业也纳入直供电交易范围,让电改成果更多惠及第三产业。
“电力直接交易不能一放了之,还应该加强对市场主体的规范和引导。 ”冯杰认为,在推进电力市场化改革的过程中,政府应该做好“裁判员”,完善相关交易规则和配套措施,比如合理核定电价,引导电价在合理区间波动,既能降低企业的用电成本,又能保证发电企业的合理利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