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服热线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大唐太原第二热电厂全面实施燃煤电厂超低排放和节能改造

蔚蓝的天空,悠远的白云……6月17日,山西省太原市“高颜值”的大气环境,让人很难想象这里是“煤都”。就在这座城市的上风口,大唐太原第二热电厂的机组正在平稳运行。今年以来,该电厂已经开始享受超低排放改造电价支持政策。

    超低排放是目前燃煤电厂通过一系列的减排措施,使得烟气中的烟尘、二氧化硫、氮氧化物的排放浓度达到甚至低于燃气轮机排烟中的浓度水平。据中电联的统计数据,“十二五”期间电力行业二氧化硫和氮氧化物的绝对减排量分别达626万吨和700万吨,主要依靠的是烟气脱硫、脱硝,而超低排放起到了关键作用。

    “2015年我们每千瓦时平均煤耗是316克。今年上半年以来,截至目前的数据是265克。由于技改,预计到今年年底,全年的每千瓦时平均煤耗能够降到300克左右。绿色转型让我们实现了环保与效益的双赢。”大唐太原第二热电厂厂长刘学东对中国经济时报记者说。

    大唐太原第二热电厂是国家“一五”计划期间156个重点工程项目之一,也是新中国成立后华北地区投产的第一座高温高压热电厂。据刘学东介绍,目前该电厂的集中供热面积占到整个太原市的三分之一。2015年供热期的数据显示,该厂的实际供热面积达到3200万平方米到3300万平方米。

    自从2015年12月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全面实施燃煤电厂超低排放和节能改造以来,许多地方纷纷加快燃煤发电机组的技术改造。

    例如,根据山西省的相关政策,在2017年年底前,全省单机30万千瓦及以上燃煤发电机组须完成超低排放改造。而在2015年11月18日,大唐太原第二热电厂全面完成4台300MW级机组超低排放改造现场施工,并于2015年11月25日并网发电,改造共用时111天。今年1月14日,山西省环保厅同意该电厂4台机组超低排放改造工程通过竣工环境保护验收,大唐太原第二热电厂成为山西省首家4台300MW机组全部实现超低排放的火力发电厂,也是山西省2015年超低排放改造完成机组数量最多的火电企业。

    统筹考虑到节能与减排的双重目标,同时还要考虑经济性,实现燃煤电厂大气污染物超低排放本身具有一定的难度,为此,地方性政策多呈现出鼓励性。

    比如,今年,山西省经信委下达省调发电企业发电量调控目标时,大唐太原第二热电厂每台300MW机组年利用小时奖励192小时,企业年基础电量增加2.42亿千万时。而根据山西省超低排放改造政策,该电厂还可以申请获得省财政30%、市财政20%的环保改造补助资金,可有效降低企业投入成本。

    超低排放改造完成投运后,不仅对于空气质量的改善具有重要意义,同时也可以提升企业的市场竞争力,增强了可持续发展能力。据刘学东介绍,该电厂4台机组环保指标水平得到进一步提升,其中,烟囱出口烟尘排放浓度低于5毫克每标准立方米,二氧化硫排放浓度低于35毫克每标准立方米,氮氧化物排放浓度低于50毫克每标准立方米,远远低于国家限值。按年利用小时4000小时计算,每年减排二氧化硫3200吨,减少烟尘排放量300吨,氮氧化物减排量为980吨。

    超低排放改造工作要经过可研、评审、立项、审批、招标、施工、试运、验收等多个环节,任何一个环节出现问题都会影响工程进度。与此同时,超低排放改造需要增加设备、运行成本等。由于脱硫除尘超低排放是改造工程,受到场地狭小、原始资料偏差等问题制约,还很容易出现许多现场施工难题。

    刘学东认为,企业应该发扬工匠精神与创新理念,把环保改造作为涉及环保供热的民生问题、检验企业解决困难的能力问题、影响改造投入和发电收入的效益问题来看待。不过,由于超低排放的技术路线较多,不同电厂应根据自己的特点进行合理的选择,不能生搬硬套。

    在走访时,中国经济时报记者还发现,大唐太原第二热电厂的厂区几乎闻不到烟气味,同时还可以看到类似“超级帐篷”的全封闭煤场。据工作人员介绍,以前供热期,许多拉煤车每天在储煤场进进出出,现在封闭式煤场阻断了储煤过程中的扬尘污染。该项工程也是中国大唐集团全面提升企业环保能力的重点工程。

    环保改造是发电企业的责任,也是深化行业供给侧改革的重要举措。“企业以前的环保投入多,现在自然不会需要那么多。不过,企业不应该把换取国家补贴作为环保投入的考虑因素,而应该更多从企业的发展出发。”刘学东说。

    面对产业结构调整、经济发展方式转变,在刘学东看来,燃煤电厂的环保改造需要注意四个方面:首先,企业的发展需要超前谋划。如果等到国家要求企业在环保上投入时,企业的改造难度可能会大很多。其次,要大胆运用新技术,比如有利于工期、节约资金、有利于现场运行维护等方面的新技术。再次,要有周密的组织施工的方案。最后,改造过程中要特别注意安全管理。